bbin体育到账慢
人教首頁
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學術交流活動簡訊》總第33期 微研討系列(13)

高中教材中的情境創設

  2018年11月22日下午,在我社5層A座會議室舉辦了主題為“高中數學、地理教材中的情境創設”的情境創設系列微研討活動,也是情境創設系列微研討的第二期。中數室宋莉莉、地理室楊潔是本次微研討的發起人,他們結合編輯科研工作,匯報了兩個編輯室在本次高中教材修訂中就情境創設所進行的相關工作,研討題目分別為“關于用數學史構建數學教科書中的情境的探討”“高中地理教材中的情境創設”。本系列微研討因涉及尚未出版的高中教材,不對社外人員開放,但依然吸引了社內相關學科編輯室等部門的三十多位老師前來參加。 

  一、介紹的核心觀點

  宋莉莉以“關于用數學史構建數學教科書中的情境的探討”為題,交流了新修訂的高中數學教科書在運用數學史創建學習情境方面的一些實踐和思考。首先,宋莉莉列舉了兩點能夠用數學史創建教科書中情境的理由:一是根據數學史與數學教育研究的觀點,數學史對于數學學習有多方面的價值,包括數學史揭示了數學概念、思想的起源,數學史是一種資源,提供大量問題和方法,數學史是數學與其他學科之間的一座橋梁,數學史促進學生其他能力(如閱讀、寫作、文獻查閱、分析、說數學等)的提高,等等;二是同樣基于數學史與數學教育研究的結果,學生在許多數學知識上表現出的學習困難具有歷史相似性,正如HPM(International Study Group on the Relations Between the History & Pedagogy of Mathematics的簡稱)先驅者、美國數學史家卡約黎所說:“學生所遭遇的困難往往是相關學科的創建者經過長期思索和探討后所克服的實際困難。”然后,她提出了本研究借鑒的內容,包括上海華東師范大學HPM團隊的研究成果——數學教科書運用數學史的五種方式,以及一些基于情境教學的研究成果,例如歐陽紹緒在《中學物理情境教學的理論與實踐研究》中提到的關于“情境教學”的定義,以及物理教學中常見的情境創設方法等。

  接下來,宋莉莉介紹了新修訂的高中數學教科書利用數學史創建學習情境的做法。在新修訂的人教版高中數學教科書(必修2本,選擇性必修3本)中,共有37處用數學史創設的學習情境。宋莉莉按照這些情境創設的“場景”,把它們分為了解題情境(7處)和閱讀情境(30處);在閱讀情境中,又按照學生在情境中經歷的數學學習過程,把它們分為了“獲取信息情境”(16處),“探究情境”(5處),“寫作情境”(7處)和“研究情境”(2處)。

  所謂“解題情境”與一般的數學習題的形式和功能相仿,但它借助數學史的人物、圖、情景等營造了一個更具時空感和畫面感的場景,這對調動學生的感性體驗與理性體驗,從而使問題獲得解決有一定的積極作用。

  所謂“獲取信息情境”,即利用數學史文本營造的閱讀氛圍,它更完整地展現了數學的演進過程,也使用了一些富有感情色彩的詞匯,描述了一些具體的歷史過程,學生通過閱讀有限的文字,感受、體會、理解,獲得更多的與正文相關的歷史知識,同時也能建構新的意義,形成對正文內容更全面的認識。但由于教科書語言風格、篇幅的限制,營造的閱讀情境的真實性、生動性都不夠強烈。

  所謂“探究情境”“寫作情境”和“研究情境”,都屬于建立在數學史文本閱讀基礎上的應用情境,它們都是這次教材修訂的創新之舉。這些情境往往帶有一定的復雜性、開放性、不確定性和關聯性,情境聚焦的任務對學生具有一定的挑戰,所以可能對學生產生較強的吸引力,對學生的情境思維產生較高水平的刺激。期間學生既需要進行長時間的獨立探索,又可能與他人合作交流,他們將獲得“做研究”的真實體驗。、

  楊潔以“高中地理教材中的情境創設”為題,交流了地理教材修訂和編輯加工時情境創設的實踐和思考。在此次高中課程標準修訂中,“情境”一詞的使用率的確非常高。根據使用背景的不同,有紙質教材使用文字及圖像創設的“教材情境”,課堂上教師創設的“教學情境”,還有學業質量水平測試中創設的“試題情境”。什么是情境?情境與核心素養密切相關,情境是學習基礎,核心素養是學習結果。個體在與情境的持續互動中,不斷解決問題、創生意義的過程中逐漸形成核心素養。

  地理教材情境就是與日常生活生產有密切聯系的地理事象。高中地理教材修訂時也要充分考慮教材情境的創設。關注情境并非我國教材的獨創,其他國家的地理教材中也有相當豐富的情境創設。為此,從國際地理教材比較的角度,談談高中地理教材中的情境創設。

  由于地理情境是真實的地理事象,因此可以按抽象程度分為生活情境和學科情境。生活情境抽象程度較低,通常為真實的地理事件;學科情境抽象程度較高,通常為地理過程或地理模型。高中地理教材在自然地理部分表現出以抽象情境為主的特點,在人文地理部分中表現出以真實情境為主的特點。

  地理教材情境強調的是真實性、典型性和多樣性。真實性是情境的基礎。在教材中呈現的學習情境越真實,學生構建的地理知識就越可靠,就越容易在真實的生活中得到運用。教材情境的典型性是要求注意和學習內容以及學習目的相聯系,選擇和相關地理內容聯系最密切、最能突出重點、最能體現地理思維和意識的情境。情境創設的方式應該是多樣化的。這里的多樣化包括三個方面:形式多樣化、內容多樣化和尺度多樣化。

  二、研討中的主要觀點

  宋莉莉提出了兩個困惑,一是“什么形式的‘提取信息情境’能更深入地激發學生的體驗”,二是“什么是理性體驗?什么是感性體驗?感性體驗是如何促進理性體驗的?”。任長松老師認為數學閱讀中故事情境的創設很重要,例如阿基米德測皇冠的故事有很強的“代入感”,令人讀過之后印象深刻,也有利于理解浮力定理。張勁松老師認為阿基米德的這個故事也有多個版本,講故事時史實的確鑿性非常重要。宋莉莉認為,文科編輯室在如何對閱讀文本導讀、如何提問方面有豐富的經驗,建議科研部組織一次包含文科和理科閱讀情境的微研討。

  劉翠航老師談了自己對感性體驗和理性體驗的理解,即對一個對象的整體感覺、把握是感性體驗,用數學工具刻畫對象的過程是理性體驗。李海東老師認為數學研究中有很多微妙的思維或精神過程,例如直覺,它很難界定,卻在數學發現中有重要的價值,又如數學美學,其中或許包含了感性體驗和理性體驗。宋莉莉認為了解數學家“做數學”的過程對構建數學學習情境有啟發作用。

  楊潔結合地理教材的情境創設提出了三個疑問。第一,教材情境必須有圖嗎?第二,教材情境是可以分級的嗎?第三,教材情境和教學情境的區別是什么?在場的各學科老師熱烈討論,紛紛從本學科出發談情境的創設。

  圖是創設情境的媒介之一,但不是必備元素。在場的各學科老師熱烈討論,紛紛舉出本學科教材中不用圖創設情境的案例,如科學史類的情境。

  地理課標中對試題情境進行分級,提出在不同等級的情境測試中,評價學生的地理學業質量水平等級。水平1至水平4由低到高逐漸遞進,相對應的情境也一次遞進,分別為:簡單、熟悉的地理事象;給定的簡單地理事象;給定的復雜地理事象;現實中的地理事象等。但教材情境和教學情境不適合用此情境分級法進行評價,并不能說教材創設越復雜的情境其對學生能力的培養就越高級。學生在初學過程中,以一個個小情境作為支架幫助學生學習一條條基礎知識(概念、原理等),比較合適。在學習的高階階段,就可以給學生提供一些復雜些的大情境,要求學生綜合靈活運用所學多方面知識,綜合地進行思考,系統地加以分析。

  當討論情境的時候,往往容易混淆教材情境和教學情境。教學情境可以是高度復雜的真實問題情境,但寫成教材情境就勢必有取舍,只能保留其中的某一部分指向性內容。地理的引人故事很多,但并非故事吸引人就適合作為引入的情境,還要看精彩的故事是否指向后續主題,是否會把學生的興趣引向別處而對后續學習產生干擾。周國華老師,李大翔老師認為地理教材與數字教材的結合大有可為,可以從教材情境延伸,結合多種媒體形式創設教學情境,便于一線教師開展教學。

©版權所有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京ICP備05019902號      新出網證(京)字016      京公網安備110402440009號

bbin体育到账慢 白小姐免费统一图库彩图 快三335号码后出什么 捕鱼达人3破解版 江西时时网购 正版原创一码中特 免费黑客棋牌透牌器 天津时时数据 香港kj123开奖直播 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 江西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