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体育到账慢
人教首頁
專家學者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學者   >   中學語文   >   陳恒舒   >   新科利器

談病句辨析題的備考

陳恒舒

  摘要:病句辨析題的備考,存在三個普遍的誤區——(純)靠語感、看標志、分類別。事實上,病句的本質不過是詞和詞組錯誤的排列組合,辨析病句的關鍵在于通過“主干枝葉法”讓這些隱藏在復雜結構中的錯誤的排列組合暴露在簡單結構中,有時也可以用“仿造法”對語病加以確認。而病句辨析題備考的問題,還可以引起我們對語言知識、語言訓練、語文應試等問題的思考。

  關鍵詞:病句辨析  病句類型  主干枝葉法  仿造法

  病句辨析是語文考試中的常見題型,無論是中考、高考還是平時的階段性測試,常常少不了它的身影。但有些教師在備考這一題型時存在一些誤區,不得要領,以致效率低下。筆者希望通過必要的分析和解釋,幫助廣大師生遠離誤區,運用恰當的方法,實現高效的備考。

  一、病句辨析題備考的三大誤區

  筆者認為,在病句辨析這一題型的備考過程中,存在以下三大誤區。

  一曰(純)靠語感。有研究者認為,“應對病句的最簡潔實用的方法就是語感”,“很多時候,學生可能解釋不清句子‘病’在哪里,但倘若有較好的語感,在判斷錯誤的第一步便能取得很大的成功”。有的教師告訴學生:“讀!讀著不順就是病句!讀不出來是你語感不行!”筆者不否認,語感是辨析語病的終極力量(這一點后面還會提到),但它對于大部分師生而言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難以把控的“神秘力量”,無法直接作為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來直接使用,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語感上,或者說單純依靠語感來攻克辨析病句的難關,是不靠譜的。

  二曰看標志。有人總結了句子可能存在語病的種種標志,如:句子中有多層定語或多層狀語,則要考慮語序是否得當、是否缺少中心語;句子中含有否定詞,則要考慮是否誤用多重否定;句子以“通過”“經過”“在”“當”等介詞開頭,則要考慮句子是否缺主語;等等。多的能總結到三四十條。這類方法在網上流傳甚廣,很多教輔資料和培訓機構也會介紹,但它存在兩個致命的缺陷。一是極其煩瑣。且不說這幾十種標志你要都記住,單說假如一個句子同時滿足若干個特征,是不是應該把每種情況都考慮一遍?這樣一來,在一句話上消耗的時間會有多長?還有人將這種方法稱為“快速判斷病句××法”,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二是單看所謂“標志”容易發生錯誤的判斷。比如下面這個句子:

  通過儀器來觀察世界開闊了人們的視野,由此也改變了我們對物質世界的認識。(2006年高考語文重慶卷第4題A項)

  單看標志,第一個分句以“通過”開頭,第二個分句又沒有主語,顯然具備了“主語殘缺”類病句的特征,但這偏偏就是一個沒有語病的句子,“通過儀器來觀察世界”就是它的主語。筆者大膽猜測,當年應該有不少考生在這個句子上栽了跟頭。

  三曰分類別。“病句常見類型”是學校、培訓機構、教輔資料都必講而且會花大力氣去講的內容。但是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一點:我們得先確定一句話有語病,然后才能給它歸類;當我們面對若干個不知道是否有語病的句子時,病句的類型對我們來說到底有多大用處呢?正如我們身體不適上醫院,醫生會讓你測體溫、量血壓、驗血、驗尿,而不是給你大講疾病分類知識。病句的類型當然不是毫無用處,但主要是和修改有關:成分殘缺,我們知道要補;成分贅余,我們知道要刪;句式雜糅,我們知道要捋清楚;語序不當,我們知道要調換位置;等等。這就是所謂“對癥下藥”。但就診斷一句話是否存在語病而言,類型的用處確實非常有限。

  綜上,(純)靠語感、看標志、分類別這三種方式都無法幫助我們快速、準確地辨析出語病。那么我們面對病句應該怎么辦?

  二、病句辨析的不二法門——主干枝葉法

  順著類型的話題繼續,我們可以探討這樣一個問題:病句真的有這么多類嗎?

  我們在判斷病句類型時常常遭遇這樣的困境:有的病句既像這一類,又像那一類。這其實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為所謂常見病句類型(邏輯錯誤、成分殘缺、成分贅余、句式雜糅、搭配不當、語序不當)從本質上說都是一類。

  首先,邏輯錯誤屬于語義問題而非語法問題,從形式上來說仍然表現為搭配和語序的不當。比如:

  任何一種文明的發展都是與其他文明碰撞、融合、交流的過程,完全封閉的環境不可能帶來文明的進步,只會導致文明的衰落。(2008年高考語文江蘇卷A項)

“碰撞、融合、交流”應該改為“碰撞、交流、融合”,實質上是邏輯問題,但形式上表現為語序問題。又如:

  大觀園旅游紀念品商場里擺滿了名人字畫、根雕作品、導游地圖、古玩、配飾等多種工藝品,琳瑯滿目,美不勝收。游客們精挑細選,討價還價,熱鬧極了。(2009高考湖北卷第4題C項)

“導游地圖”顯然不屬于“工藝品”,在邏輯上屬于歸類錯誤,但形式上表現為二者的不搭配。

  其次,成分殘缺和成分贅余都可視為搭配不當的特殊形式,前者屬于“該來的沒來”,后者屬于“該來一個卻來了倆”。

  此外,句式雜糅其實就是句式的“混搭”,也可以視為搭配不當的特殊形式。

  歸并之后,六類只剩下兩類:搭配不當和語序不當。換個說法,搭配不當就是“組合錯誤”,語序不當就是“排列錯誤”;再強行歸并一下,就是“錯誤的排列組合”(包括語法和語義上的)。這就是病句的本質。破除類型的迷霧,弄清病句的本質,對于我們辨析病句是有幫助的。

  我們已經明確:病句的本質是詞和詞組錯誤的排列組合。這些錯誤的排列組合,有的時候并不難發現,比如:

  ①霍金試圖解開本質。

  ②公司錄取了名額。

  ③航天事業開創了成就。

“本質”無法“解開”,“名額”無法“錄取”,“成就”無法“開創”。只要我們語感正常,這些問題一眼可辨。但如果它們變了個模樣:

  ④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通過自己杰出的大腦,傾盡畢生精力,以整個宇宙為研究對象,試圖解開關于時空和存在的本質。(2018年高考語文天津卷第3題A項)

  ⑤這家公司雖然待遇一般,發展前景卻非常好,許多同學都投了簡歷,但最后公司只錄取了我們學校推薦的兩個名額。(2017年高考語文全國乙卷第18題D項)

  ⑥經過幾代航天人的艱苦奮斗,中國的航天事業開創了以“兩彈一星”、載人航天、月球探測為代表的輝煌成就。(2017年高考語文全國丙卷第18題D項)

  可能就沒那么容易看出來了。語病本身都很簡單,只不過是被④⑤⑥這樣的長而復雜的結構遮掩住了;而在像①②③這樣的簡單結構中,它就無所遁形了。我們要做的,首先是把④⑤⑥轉化成①②③這樣的形式,換句話說,就是把復雜結構拆分為簡單結構;然后,才能夠放心大膽地使用我們的語感,判斷“解開本質”“開創成就”這樣的說法能否成立。前文中說,“語感是辨析語病的終極力量”,原因就在于此。

  具體來說,診斷一個長句是否存在語病,可以按照以下三個步驟來做:

  第一步:先把長句中的修飾成分(定語、狀語和補語)去掉,只保留句子的主干(主語、謂語動詞和賓語),看主干的排列組合是否有誤。句子經過這樣的拆解之后,如果主干有誤,往往會一目了然。如:

  出版社除了將本身的品牌作為吸引受眾的內容進行推廣,利用直播、短視頻等形式傳播外,圖書營銷還有在社交平臺做線上活動這個必選項。(2018年高考語文浙江卷第2題A項)

這個句子中出現了兩個主語——“出版社”和“圖書營銷”,當然,一個長句中出現兩個主語并不一定就有錯,但第一個主語“出版社”并沒有相應的謂語和它搭配(“除了……外”是狀語),孤零零地被甩在前面,這就不對了。病句辨析題中的大部分語病僅通過這一步驟就能辨認出來。

  如果句子主干部分沒有問題,那么進行第二步:檢查枝葉(定語、狀語和補語)和主干之間是否搭配。如:

  為了培養學生關心他人的美德,我們學校決定組織開展義工服務活動,三個月內要求每名學生完成20個小時的義工服務。(2017年高考語文全國甲卷第18題B項)

這句話的主干是“學校決定組織開展活動,要求學生完成義工服務”,問題出在枝葉和主干的搭配上——“三個月內”這一事件狀語應該修飾的對象不是學校的動作“要求”,而是學生的動作“完成”。

  如果主干和枝葉搭配合適,那么進行第三步:檢查枝葉(特別是較長的成分)內部是否存在問題。如:

  依托海量的普查成果,我國建成了包括重要地理國情要素、遙感影像及其他相關內容組成的地理國情數據庫。(2017年高考語文山東卷第5題A項)

這句話的問題出在“包括重要地理國情要素、遙感影像及其他相關內容組成的”這一定語成分內部,進一步拆分可以發現,“包括……組成的”是一個雜糅的結構。

  三個步驟完成,均未發現問題,則可初步斷定這個句子無誤。

  這就是診斷病句的基本方法,我們稱之為“主干枝葉法”。可以說,只要掌握了能夠區分句子主干和枝葉,再輔以正常的語感,面對病句題幾乎可以無往不勝。然而筆者接觸過的很多學生表示,根本不知道如何提取句子主干。其實相關的知識和方法,在人教課標版初中語文教材的八年級下冊、統編版初中語文教材的八年級上冊都以補白的形式加以介紹,人教版高中語文選修教材《語言文字運用》一書中的第五課第三節也有專門的板塊做詳細的解說,有些師生卻視而不見,這就不得不令人感慨“少陵自有連城璧,爭奈微之識碔砆”了。

  三、病句辨析的備用招數——仿造法

  “主干枝葉法”是辨析病句最基本、最重要的方法,但有些語病即便區分了主干枝葉仍然不容易判斷,可以輔以另外一個方法——仿造法,即通過仿造相同的結構,來判斷一個疑似有問題的結構到底是否成立(人教版高中語文選修教材《語言文字運用》中也介紹了這一方法)。比如上文舉到的“三個月內要求每名學生完成20個小時的義工服務”,可能有的學生會感到別扭,但又感覺不到別扭在何處,這時可以嘗試著仿造出如下結構:

    三小時內要求我寫完三篇作文

    三天內要求你做完5張卷子

    三年內要求他達到鋼琴10級

    …………

  這樣可以更明顯地感覺到時間狀語的位置放得不對:不應該修飾“要求”,而應該修飾“要求”對象發出的動作。再舉一例:

  90個有特殊編號的“奧運缶”在北京結束了網絡競價,以總價1283.65萬元成交,每個缶的均價都超過了14萬元。(2009高考天津卷第6題A項)

  此句的問題在于最后一個分句的中心語“均價”與修飾語“每個缶”的搭配不成立:“均價”只能針對群體,“90個缶”才有“均價”;“每個缶”卻是個體,只有“單價”。此外,“均價”與后面的“都”也有矛盾,因為“均價”只有一個,“都”則表示有多個。如果只是感覺有問題,分析不出個所以然,可以試著仿造出以下結構:

    每個人的平均身高都超過了1米75

    每個人的平均體重都超過了60公斤

    每個人的平均分數都不到80

    …………

  這樣也會明顯地感覺到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

  有時仿造結構不必是錯誤的,也能發現原句中的問題,如2009年北京大學自主招生語文考試中的這樣一個句子:

    我們都有一個家,名字叫中國。

  這是流行歌曲《大中國》里的一句歌詞。試卷題干已經點明這是病句,要求考生分析其病因。此題在網上曾引起過熱議,網友們紛紛給出熱心解答,但幾乎沒有人能答到點子上。這個題同樣可以運用仿造法來解決。試仿造數句如下:

    我們都有一個媽,把我們養大。

    我們都有一張嘴,用來吃飯和說話。

    我們都有一雙手,十個指頭不一般長。

    …………

  仿造之后我們就能發現,“我們都有一個×”這個形式表達的意思是“一人有一個自己的”而非“眾人有一個共同的”,但“我們都有一個家,名字叫中國”想表達的顯然是后者。如果一定要歸類,那應該是邏輯錯誤,確切地說,應該叫“詞不達意”。

  使用仿造法需要注意兩點:一是仿造的句子在格式上要盡可能與原句相當;二是用于仿造的原料最好是生活中最熟悉的(上舉“義工”“奧運缶”都不是學生特別熟悉的內容),熟悉的內容說出來成不成立,是相對更容易判斷的——這也是依靠語感的力量。但也應該承認,這個方法的使用是存在一定技術難度的,用好了能解決一些疑難雜癥,用得不好也會影響判斷。好在使用它的機會不算很多,熟練地掌握“主干枝葉法”就已經可以解決絕大部分問題了。

  四、幾點思考

  筆者對病句辨析備考問題關注多年,除了對這一問題本身,還有如下一些思考:

  第一,基礎的語言知識不該講嗎?

  新課改以來,不少教師在語文教學中諱談知識,仿佛談了就是大逆不道,就是“違背課改精神”;連語文教材都不敢把語言知識作為正式的教學內容加以編排,只能偷偷摸摸塞在補白或者附錄里。固然,語言知識并不是我們學習母語的前提,成體系地給中學生灌輸整套語言知識(如20世紀50年代“漢語文學分科教學改革”中的《漢語》教材)亦不可取,但忽視甚至完全取消則是因噎廢食。我們反對“為知識而知識”,但有些知識能夠幫助我們分析、解決運用中的實際問題,為什么要一味拒絕?比如辨析病句(注意,病句辨析絕不只是考場上才能用到的應試技巧,而是從事語言文字相關工作的人如教師、編輯、記者、企事業單位的文秘等都應該熟練掌握的技能),就需要一點關于句子成分、句子主干的知識。知識不在多而全,而在“精要,好懂,有用”(張志公先生語),以能解決實際問題為要。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精選相關知識,并考慮這些知識如何與實際運用相結合。近年來投入使用的統編版初中語文教材在這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試圖“建立‘隱在’(與‘顯在’相對)的知識體系”“聚焦語用”(教材總主編溫儒敏教授語),可以說是對過去失誤的一種糾偏。當然,客觀地說,也還有進一步改進和提升的空間。

  第二,基本的語言訓練不該要嗎?

  課改以來,與“知識”一起被打入冷宮的還有“訓練”,特別是一些看似簡單甚至笨拙的訓練,諸如組詞、造句、分析句子成分、提取句子主干之類,一些專家學者斥之為“沒有思維含量”。殊不知這些基本的訓練其實是最為有效的。比如今天學了幾個詞語,只是會讀會寫還算不上真正掌握,從詞典或教輔書上把釋義、用法抄下來也是勞而少功,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它們造句——會造句就是會運用,會運用才算真正掌握;同時還可以鍛煉組織句子的能力。但造句訓練自小學之后就嚴重缺失,進而導致很多學生語感不佳,語言運用能力薄弱,甚至影響到寫作:一是學過的詞語從沒用過,寫作文時也根本想不起來,導致文章詞語匱乏;二是由于缺乏訓練,連句子都組織不利索,遑論句群、語段、文章?至于分析句子成分、提取句子主干的訓練,更有立竿見影且經久不衰的效果。筆者自初中以來做病句辨析題幾乎從不失手,完全得益于當時一段時間內的集中訓練。我們反對繁復低效的機械訓練,但不應該把一切訓練都一棍子打死。

  第三,我們何時能走出“偽應試”的泥潭?

  現在中高考語文的備考戰線越拉越長,占用初三、高三一年的時間已是普遍現象,甚至有些學校恨不得從初一、高一一開學就開始準備,其實大部分是在做無用功。以病句辨析而論,其實只要熟練掌握“主干枝葉法”,做起病句辨析題完全可以又快又準,根本不需要那么繁復且無效的講解和訓練。但筆者見過無數學校自編和市場上售賣的教輔資料,無一例外地用大量的篇幅講病句的標志和類型;間或也有提到“主干枝葉法”的,但都只是簡單提幾句,非常容易被忽視。結果就是學生在考場上碰到病句辨析題,除了硬著頭皮讀兩遍“感覺哪里好像不是很順”之外,根本無從措手。而字音、字形、詞語、熟語之類,其實明明都有以簡馭繁的方法,根本用不著貪多求全,卻非要整理出幾尺厚的“易錯知識清單”來死記硬背,同樣是費時費力不討好。至于閱讀、寫作,有些教師一方面以“沒有時間”為由排斥課外閱讀和自由練筆,一方面又花費大把的時間讓學生操練種種模式、套路。基本的閱讀和寫作能力都不具備,空有模式、套路管什么用?筆者2009年參加北京市高考語文閱卷,批改一道現代文閱讀題,見過這樣一張答卷:

  本文用……的語言記敘了……,描寫了……,突出了……的特點,歌頌了……的精神,表達了作者……的思想感情。

  注意,上面這些“……”不是筆者想省略什么內容,而是這位考生答卷上只有幾個所謂“答題術語”和一堆省略號!這就好比數理化考試中背得出種種公式,兩位數以內的加減乘除卻不過關,想要答對題自然是癡人說夢。筆者絕不諱談“應試”,因為有考試就有應試,但是當下備考中的大量無效勞動根本解決不了考試的難題,連“應試”都算不上,只能說是“偽應試”。筆者希望,我們的語文備考能夠盡快走出“偽應試”的泥潭,即用最最簡單有效的方式解決應試技巧層面的問題,節省下大量時間和精力,讓學生回歸真實的閱讀和寫作,真正實現語文素養的提高。

  (本文發表于《中學語文教學》2019年第1期,發表時有刪節)

©版權所有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京ICP備05019902號      新出網證(京)字016      京公網安備110402440009號

bbin体育到账慢 天下彩开奖资料 英超直播360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200期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遗漏值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2019年高手论坛特肖 吉林时时遗漏数据 湖南快乐十分下载软件 香港开奖马会开结果记录 中国福利彩票快3下载